0%

习惯走在路左边 窜梭人群逆流而行 看着迎来路人脸上的情态 还有人们忙碌的身影 习惯路上柳荫花红的风景 那个摊位上老婆婆的吆喝 那只流浪小猫调皮的玩耍 隔着几条巷传来的二胡 音像店传来的一首老歌 习惯路上倾洒斜飞的小雨 雨水打湿了我的发稍 太阳穿过雨后树梢洒下的一道道阳光 习惯雨后会有彩虹 习惯在路的尽头回望 回头看看那似乎真实的欺骗 欺骗着我似乎真实的心

如果、生命只剩下回忆、我会毫不犹豫的扯出千丝万缕的思絮… 那年、只包齐装、踏上这片土地、那时候的我、也只对这里的残阳与星辰感兴趣、会在乎太阳会在哪个方向落下、会在乎天空中最早闪现的璀璨和最后离去的星光、人家说时间久了、会磨掉一些和生命相关与不相关的事与物、也许偶尔清醒的我、会记下点什么、记下点曾未踏足的空间、只为流年时多点回去的路而已… 给自己置个小院子、开门即是闹市,关门即是深山。后面有条江,弄个小马棚,搞个乌篷船,夜里赏赏月什么的、算是红尘俗世中一片小小的宁静吧… 人总要有一些寄情的地方,如果寄情于一个漂亮妞儿,你想靠近她的时候她不见得想靠近你,但要是寄情于山水、字画、小虫儿这些玩意儿,你随时想亲近它们都可以,没那么麻烦,没那么唧歪。 淡淡的歌、静静的听…

阅读全文 »

给我一把油纸伞

给我一把油纸伞,我并不奢求像望舒那样,雨巷中遇着丁香一样的姑娘。­ 我只希望遮出只片大的地方,足以让我在记忆的长河中漂流向上…­ 只奢求梧桐树下,我能隐约看到瑟缩的孤影,或许忽而细雨斜飞,田野之上,村庄无边的寂寞,田蛙水中参差嘹唱…­ 雨,带给人的景象总是如此的丰富多样。­ 内心总是充盈着比那浪漫还绵长,它弥漫在伞下,让我不自已的在雨中站立,满脚水花又有什么要紧呢,如果不是因为雨,记忆又会从哪里苏醒,它们如青藤般,从满世界浩瀚的雨中蔓延。这散漫的雨点,敲打着我记忆的门窗,雨中,我一次次的打开油纸伞,尘封的思绪就如莲花开阖,我渐次长大,油纸伞也渐褪脱了记忆中的黄。­

阅读全文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