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下班经过绣花巷,身边突然闪过一个三轮车,骑车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,穿着碎花小棉袄,喇叭里喊着“酒酿,桂花酒酿”。“酿”字用南京话念是阳平,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在里面。我愣了一愣,叫住大姐,买了一份酒酿回家。酒酿比往常贵了不少,十块钱五个酒酿饼,舀了一大袋米酒。路边小区一个阿姨打开阳台窗子探出头来,用垮垮的南京话问: “锅巴啊有啦?” “有,有。”卖酒酿的大姐略带殷勤地回答。 一瞬间有些恍惚,想起很多过往。记忆在微凉的空气中漫散开来,我好像听到有记忆呼啸着在时光里穿梭,一时间吆喝声,招呼声,锅铲与平底锅的碰撞声,煮沸的开水声,蒸汽在屋檐下结成冰棱的声音,暖水瓶的隆隆声,油锅里滋滋啦啦的炸串声,蒲扇煽动烤架上羊肉串的呼呼声,大雪漫天的操场上咬开冰糖葫芦时清脆的声音交杂在一起,时空错乱。 往前数四年的时间,是我的大学。

阅读全文 »

烈日灼心观后感

似乎胜利日的雨都下在了9月4号,没有风,没有电闪雷鸣,雨静静的下了一整天,夜里稍停歇了会,买了张烈日灼心的影票,骑车去了旁边不远的清河CGV星聚汇影城,观影结束已是凌晨一点,出来时雨又下了起来,稍大,垂打着伞叶声声作响,雨水从行人道的一侧流向马路,路灯下的雨显得别样的欢快,下水道哗哗的水也不知流向何处。我推着车子,独自缓慢的走在回去的路上,行间脑海中涌现的是刚观看完了的电影,心中的那根弦还深深的勾在里面,久久不能释怀,到家发现推车的那只袖口早已淋湿。 人呐,总有别人触摸不到的地方,好的坏的,不愿诉说的,不愿表达的,就像淋湿的袖口,也总有雨水到达不了的地方~~ 北京清河小营 雨 2015年9月5号凌晨02:25

“ 姑苏城里好风光,清清泉水绕画廊。朱楼花似锦,太太坐高堂。一席吃尽天下饭,可怜贫女饿肚肠。哎哟人人都说苏州美,说起苏州好伤悲。贫女无白米,绣女无花衣。几时换得新琴弦,再唱苏州风光美!哎哟

——《梅花巾》

自童时记忆 画不出小学教室的结构 勾不清老师同学的轮廓 却只有此曲徜徉脑海,哼唱嘴边 载记着少儿时淡却记忆的星星点点 遥遥长路,绵绵旧情~

每天一个linux命令(20):find命令之exec

find是我们很常用的一个Linux命令,但是我们一般查找出来的并不仅仅是看看而已,还会有进一步的操作,这个时候exec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。

exec解释:

-exec 参数后面跟的是command命令,它的终止是以;为结束标志的,所以这句命令后面的分号是不可缺少的,考虑到各个系统中分号会有不同的意义,所以前面加反斜杠。

{} 花括号代表前面find查找出来的文件名。

使用find时,只要把想要的操作写在一个文件里,就可以用exec来配合find查找,很方便的。在有些操作系统中只允许-exec选项执行诸如l s或ls -l这样的命令。大多数用户使用这一选项是为了查找旧文件并删除它们。建议在真正执行rm命令删除文件之前,最好先用ls命令看一下,确认它们是所要删除的文件。 exec选项后面跟随着所要执行的命令或脚本,然后是一对儿{ },一个空格和一个\,最后是一个分号。为了使用exec选项,必须要同时使用print选项。如果验证一下find命令,会发现该命令只输出从当前路径起的相对路径及文件名。

实例1:ls -l命令放在find命令的-exec选项中

命令:

find . -type f -exec ls -l {} \;

阅读全文 »

用户: UID /etc/passwd 组 :GID /etc/group 影子口令: 用户: /etc/shadow 组 :/etc/gshadow 加密方法: 对称加密:加密和解密使用同一个密码 公钥加密:每个密码成对出现,一个为私钥,一个为公钥 单向加密,散列加密:提取数据特征码 MD5:128位的定长输出 SHA1:160位定长输出 雪崩效应 定长输出 用户类别: 管理员:UID 0 普通用户:UID 1-65535(系统用户1-499,一般用户500-60000) 用户组: 分法1:管理员组 普通组:系统组,一般组 分法2:基本组:用户的默认组 私有组:创建用户时,如果没有为指定所属的组,系统会自动为其创建一个与用户名同名的租 附加组,额外组:默认组意外的其它组 /etc/passwd account:登录名 password:密码 uid: gid: gecos: directory:用户home目录 shell:用户默认shell /etc/shadow account:登录名 encrypted passwor:加密的密码

用户相关:

useradd: useradd [options] username 1. -u UID 2. -g GID (基本组,必须事先存在的组) 3. -G GID,…(额外组,附加组,组必须事先存在)可以有多个 4. -c “COMMENT”(注释信息) 5. -d /path/to/somewhere(指定某个目录为家目录) 6. -s shell路径 7. -m 8. -M 无家目录,无法登陆系统 9. -r 添加一个系统用户(无法登陆系统,无家目录) userdel: userdel [option] username(默认不会删除用户家目录) -r :同时删除用户家目录 usermod:修改用户属性(用法同useradd) 1. -u uid , -g gid , -a -g GID:不使用-a,会覆盖此前的附加组 2. -d -m :更新使用者家目录,并移动以前目录到新目录 3. -l 更改登录名 4. -L 锁定账户 5. -U 解锁账户 chsh: 修改用户shell信息 chfn: 修改用户注释信息

阅读全文 »

犹记得小时候家里有本夹鞋样的杂志 虽说那时看不懂杂志的什么内容 但里面有些画面还记忆犹新 几页是那时很火的电视剧:包青天的剧照 还有几张手表的广告,记忆重拾,散散落落 还记得家里有一瓶擦伤药膏 性味辛凉,微黄透明膏状,铁盒包装 似拳头般大小,铁盒密麻日文小字,横竖不一 盒盖有图像:小童护士,满目青秀,头带燕帽,双手握瓶,臂部袖章印有M一字 此二物本属那个年代的台湾,只是变了方位,结了新交

——记童年两三事

生于九十年代,我们和三毛擦肩而过。 在那些来自青春的泛黄的书卷里,我又看到了那个梦。在漂泊的行旅中,在漫天的黄沙里,在细碎的驼铃断续之间,那个传奇般的女子重又微笑着走来。 大风吹起了她的头发,寂寞地翻飞着。在撒哈拉,在加纳利,在烈日与星空下,她纯粹地爱,真切地快乐与哀愁,是她,给了我们一个可能的梦。 我无法不看世界,更无法省略自己。当初的影子一直没有淡去,我不知道怎样去面对我青春的那个图腾,那个符号,那棵通向精神天国的藤。 毕竟青春,在近乎自闭的孤独日子里,曾为了这样一个梦而感动,并且为了这个遥远的梦,把青涩的爱情和初次的泪水,毫无保留地横陈在我的青春祭坛上…… 三毛说,不可说,不可说,一说就是错。往事因为一个人的参与,而变得不可触摸。那一袭长裙的孤单背影,在灿烂的落日背景下,以渐行渐远的姿势靠近我,越来越真切,越来越疼痛。我不知道怎样去写这样一种人生,那超越了数度生命的精魂,早已在不经意间深深地植入我的骨髓;我也不知道怎样去写这样一种爱情,它干净得让我不能直视。 但是我不能逃避。我疼痛而温暖地注视着我的梦,仿佛又回到了最初。为了这最初的感动,我要拥抱它。也许,在这样的拥抱里,我会为此刻的人生哭泣。 当午夜的风席卷往事,我开始轻轻地敲击键盘,犹如在轻灵的琴键上演奏着什么。在伴随三毛一生的歌声里,我突然发现,我从未孤单过。

阅读全文 »

习惯走在路左边 窜梭人群逆流而行 看着迎来路人脸上的情态 还有人们忙碌的身影 习惯路上柳荫花红的风景 那个摊位上老婆婆的吆喝 那只流浪小猫调皮的玩耍 隔着几条巷传来的二胡 音像店传来的一首老歌 习惯路上倾洒斜飞的小雨 雨水打湿了我的发稍 太阳穿过雨后树梢洒下的一道道阳光 习惯雨后会有彩虹 习惯在路的尽头回望 回头看看那似乎真实的欺骗 欺骗着我似乎真实的心

如果、生命只剩下回忆、我会毫不犹豫的扯出千丝万缕的思絮… 那年、只包齐装、踏上这片土地、那时候的我、也只对这里的残阳与星辰感兴趣、会在乎太阳会在哪个方向落下、会在乎天空中最早闪现的璀璨和最后离去的星光、人家说时间久了、会磨掉一些和生命相关与不相关的事与物、也许偶尔清醒的我、会记下点什么、记下点曾未踏足的空间、只为流年时多点回去的路而已… 给自己置个小院子、开门即是闹市,关门即是深山。后面有条江,弄个小马棚,搞个乌篷船,夜里赏赏月什么的、算是红尘俗世中一片小小的宁静吧… 人总要有一些寄情的地方,如果寄情于一个漂亮妞儿,你想靠近她的时候她不见得想靠近你,但要是寄情于山水、字画、小虫儿这些玩意儿,你随时想亲近它们都可以,没那么麻烦,没那么唧歪。 淡淡的歌、静静的听…

阅读全文 »

给我一把油纸伞

给我一把油纸伞,我并不奢求像望舒那样,雨巷中遇着丁香一样的姑娘。­ 我只希望遮出只片大的地方,足以让我在记忆的长河中漂流向上…­ 只奢求梧桐树下,我能隐约看到瑟缩的孤影,或许忽而细雨斜飞,田野之上,村庄无边的寂寞,田蛙水中参差嘹唱…­ 雨,带给人的景象总是如此的丰富多样。­ 内心总是充盈着比那浪漫还绵长,它弥漫在伞下,让我不自已的在雨中站立,满脚水花又有什么要紧呢,如果不是因为雨,记忆又会从哪里苏醒,它们如青藤般,从满世界浩瀚的雨中蔓延。这散漫的雨点,敲打着我记忆的门窗,雨中,我一次次的打开油纸伞,尘封的思绪就如莲花开阖,我渐次长大,油纸伞也渐褪脱了记忆中的黄。­

阅读全文 »